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 
 
 
 
 
 

安徽省 合肥市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放松自己,快乐生活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焦点头图

 
 
聚焦图片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志分类

 
 
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历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网易新闻资讯

 
 
 
 
新闻标题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[原创]邻居

2017-4-6 15:08:45 阅读653 评论18 62017/04 Apr6

搬进新居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不清楚我家楼上楼下的邻居是一些什么人。我上班出门,下班回家,我与他们彼此过着各自的日子,互不相干,没有交集。直到有一天,我晚上出门散步,我刚走到二楼,207室打开一条缝隙的房门里,突然传出“汪汪”的声音,紧接着窜出一条咖啡色的小狗,一下子窜到我的腿上,我猝不及防,吃了一惊。我往楼下走,那条小狗一直追着我往下跑,我走到楼下停住,小狗一直对着我叫。我听到二楼关门的声音,紧接着走下来一个中年女人:“宝贝回来,妈妈带你去散步。”

女人下楼抱起小狗,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:“我家宝贝不咬人的,只会乱叫。”

这个时候,我才仔细看她,一头披散的头发,个子不高

作者  | 2017-4-6 15:08:45 | 阅读(653) |评论(18) | 阅读全文>>

[原创]一年滴尽莲花漏

2016-12-31 10:34:33 阅读443 评论18 312016/12 Dec31

“一年滴尽莲花漏,碧井屠苏沉冻酒。”宋代诗人毛滂,对于新年旧岁交替的感怀,很符合我此刻的心情。桌子上的台历翻到了最后一页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转眼就这么过去了,时光匆匆太匆匆。无论我们在这一年里得到了什么,或者在过去的一年中还有什么遗憾,这些都不会妨碍时光行进的脚步,新年总是如期而至。

时光匆匆已然千年,诗人笔下的莲花漏,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历史演变,早已被日新月异的各种现代计时器所替代,而诗人笔下的碧井冻酒,让我想起了故乡的冬天,冰雪中挂在院墙或者树枝上的冻酒腊肉,曾经是我十分熟悉的景象,不过现在,它们与我也因为时空的疏离而逐渐陌生了。然而“故乡何处是,忘了除非醉。”

窗外的阳光照

作者  | 2016-12-31 10:34:33 | 阅读(443) |评论(18) | 阅读全文>>

[原创]那个秋天的月光

2016-12-2 22:36:42 阅读233 评论19 22016/12 Dec2

秋天的那个月光,是乡下独有的月光,水天一色,微凉的夜风从水面吹来,庄园里的一切都躲在月影里,沉浮飘渺,如梦似幻,此时的月光变成了一种媒介,把庄园与明月星空连成了一个整体。

我家老屋的西南方向,有一个打麦场,打麦场上除了边缘几个圆形的麦草垛之外,没有其它东西,洁白的月色下,整个麦场显得空旷而明亮。秋风明月,夜晚的打麦场是游戏的最佳场所,我们常常在那个很大的场地上,玩一个相互奔跑追逐的游戏,这个游戏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,实际上,我的那些童年伙伴们也无人记得游戏的名字了。我只记得它的玩法:在场地的两边各站一个小伙伴,其他人分成两组,每次每组各派一个人,分别以站在两个边的伙伴为起点,同时开始奔跑,这边的往那边跑,那边的往这边跑,以站在两边的小伙伴为转折点,相互追逐,谁跑的慢谁就会被追上,被追上抓住衣服就算输了。

作者  | 2016-12-2 22:36:42 | 阅读(233) |评论(19) | 阅读全文>>

[原创]那一束明亮的灯光

2016-9-22 21:35:19 阅读243 评论20 222016/09 Sept22

我在乡村读中学的时候,晚上要上晚自习,尤其是到了毕业那一年,晚上各门课的老师都要讲课。那时候我们学校没有通电,晚上照明靠的是煤油灯,煤油灯都是我们自己做的,把用完的墨水瓶清洗干净,在墨水瓶盖子中间开一个铅笔大小的孔,在墨水瓶里装满煤油(大多数时候用的是柴油),把开了孔的盖子拧回墨水瓶上,把一根和铅笔粗细差不多的软棉线,从瓶盖的孔里插入墨水瓶中,瓶盖上留出一小段,瓶内的煤油很快就把棉线浸湿了,用火柴把瓶盖上的棉线点燃,棉线上就发出了枣核大小的火苗,这就是煤油灯。煤油灯的火苗是淡黄色的,火苗的上方有一丝煤油燃烧的黑烟,煤油灯的照明范围有限,所以每个桌子上都要放一个,自习课的时候,教室里几十盏煤油灯忽闪忽闪的,煤油燃烧的油烟味散发在教室里,下课的时候,用手帕摸摸鼻孔,手帕上就会有煤油的黑色油烟。

作者  | 2016-9-22 21:35:19 | 阅读(243) |评论(20) | 阅读全文>>

[原创]我小学时的课外书

2016-9-18 13:36:17 阅读165 评论18 182016/09 Sept18

 

在我读小学的时候,除了自己的课本,几乎没有课外书可读。在我的记忆中,当时正上初中的小叔的语文课本,经常被我拿来阅读,课本里有很多生字,都是小叔教我认识的,小叔不仅教我认字,还在我的要求下,对课本里我不明白的课文进行讲解,那时候,我把小叔的语文课本,当做有趣的课外读物,小叔初中毕业时,他的语文课本也被我读完了。

许多年前的乡下,不仅看不到课外书籍,就连报纸也很难见到,偶尔能够看到一两张,也是过时的报纸。那时候生产队经常开会,会场就在我大伯家宽敞的堂屋里,开会之前生产队长不知道从哪里弄来几张揉皱了的《安徽日报》,队长把报纸放在大伯家桌子上的煤油灯下,读报是会议的主要议程,这项议程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由我读初中的小叔完成的,小叔把报纸展平,借助煤油灯的光亮,读完报纸上一两篇文章之后,队长开始讲话继续开会。

作者  | 2016-9-18 13:36:17 | 阅读(165) |评论(18) | 阅读全文>>

[原创]烟缘

2016-9-17 22:29:45 阅读239 评论0 172016/09 Sept17

我现在不抽烟,甚至还很害怕闻到香烟的味道。不过,在许多年以前,我是抽烟的,而且烟瘾还不小。

作者  | 2016-9-17 22:29:45 | 阅读(23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[原创]“金剪刀”情节

2016-8-25 15:59:27 阅读228 评论17 252016/08 Aug25

在迁入新居之前,我一直是“金剪刀”美容美发店的金牌顾客,金牌顾客是我自己封的,老板说我是元老顾客,因为我的头发见证着店里唯一的男性理发师从学徒到老板的手艺。

我理发一定要找男性理发师,我的这个挑剔的理由,源于一次偶然的理发经历,那时候我们单位有自己的理发师,就在单位的大院之内,说是理发师,其实与外面的街面上理发的没有多大区别,不同是单位请来的,专门为本单位的人理发,收费比外面便宜一点,也算是职工的一个福利。

我们单位的理发室在澡堂锅炉房的旁边,有两间空着的平房,请来的理发师就住在这里,一间住宿,一间理发。我记得我们单位换过好几个理发师,多大觉得收入少,一段时间之后走了,后来请来

作者  | 2016-8-25 15:59:27 | 阅读(228) |评论(17) | 阅读全文>>

[原创]九妹

2016-8-24 23:31:11 阅读237 评论18 242016/08 Aug24

家乡县城里的的哥,对小城的每个角落显然都了如指掌,当我用不是很熟练的家乡话,说出雨王步行街的“久久服饰店”时,司机只说了句“知道。”就没有再问。

作者  | 2016-8-24 23:31:11 | 阅读(237) |评论(18) | 阅读全文>>

[原创]故园之夜

2016-7-14 14:33:42 阅读415 评论20 142016/07 July14

晚宴一直在亲切而热烈的气氛中进行着,餐桌上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,杯子里的酒已经喝完,摆满餐桌上的鸡鸭鱼肉,我已经没有什么印象,实际上无论这些红肉,或者白肉做成什么样的美味,我都不觉得稀罕,从某种程度上说,肉几乎已经吃厌倦了。只有那盘黄黄的、圆圆的小个子豆饼,在我的眼中一直是一盘特别的美味。

那个黄色是一段带着金色的记忆,我一直想多吃一点,我觉得只有它不能浪费,在我看来,那不是一盘普通的豆饼,它对于我来说,是一段难忘的记忆,关于童年,关于我们,甚至是关于我们年少时家乡饮食文化的大部分记忆的概括,它承载着我们年少时候对于物质匮乏的诸多遗憾或者美好的记忆,豆饼在那时应该算是好东西了,难得吃上一次,偶尔摆上餐桌,也是在过年过节,或者家里来了亲戚的时候。

作者  | 2016-7-14 14:33:42 | 阅读(415) |评论(20) | 阅读全文>>

[原创]小路

2016-5-17 14:36:20 阅读342 评论25 172016/05 May17

 曾经很长一个时期,小路都是连接他乡与故乡的纽带,家乡的人从小路上走出去,到了过年的时候,又从他乡走回来,无数的脚印留在小路上,又无数次地被雨水冲刷的无影无踪,在很长的一个历史阶段,小路始终是家乡人出行和回归的见证。

不过后来了有了大路,大路是乡村修建的水泥路,笔直平坦,四季没有野草,晴天没有灰尘,雨雪天气也没有泥泞,平日里,有村村通的公交车通过。外出的人回乡的人,大多选择了大路,他们大多也不再步行,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有了自己的汽车。由于大路的修建,行走小路的人已经很少,尤其是雨雪天气里,小路的行进的艰难,已经阻止了很多人的行走欲望,小路几乎已经荒废,杂草丛生,越来越窄。

作者  | 2016-5-17 14:36:20 | 阅读(342) |评论(25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