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记忆里的鸡冠花  

2008-11-18 16:46:00|  分类: 心情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每个人对初恋的感觉都不一样。

我的初恋留在了时间和空间都很遥远的乡村中学。它热烈而纯朴,就像家乡随处可见的鸡冠花,充满奔放的活力,如血一样鲜红的花朵,在风中恣意舒展开放。在我的记忆里,它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球,没有哪一种花会像它一样不顾一切地燃烧。

那个初夏的早晨,鸡冠花开在203班教室的门口:淡蓝碎花的衣裙,金色的晨阳洒满她的全身,额前的那一缕刘海,脸夹那一对浅浅的酒窝,这一切都令她充满生机和魔力。

她叫杏花,我们同级不同班。

后来我们恋爱了,爱的很深,我们每天都想着彼此相见,我们常常在天黑了以后一起走路回家,放学后一起走路是我们非常渴望的事情。

第一次约会是初三那年春天的一个晚上,晚自习的时候,我们一起溜出去,在学校后面那个大片的油菜地里,我们拉手、拥抱和接吻。

初三那一年夏天的一个周末,一个天气晴朗的早晨,她拿着一本书来找我,她是来问我数学题目的。然后我送她,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片望不到边际的、离村庄很远的玉米地,在那片玉米地里,我把一朵很大、也是最珍贵的鸡冠花送给了她。

那一天,从早上一直到傍晚我们才分手。

第二天才知道,她的妈妈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我们的事情,那天一直在找她,并且在村里到处喊她的名字。为这件事情,我一直很内疚。

不久我的父母好象也知道了这件事情,在父母的训斥下,那时侯的感觉谈恋爱是一件很羞耻很不光彩的事情。

初中毕业后我上了高中,她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,上了县城的一所师范。分别的时候,她送给我一只钢笔,我送给她一本新华字典,在字典的扉页上,我在她的名字的下面,画了一朵很大的鸡冠花。

距离的疏远以及各自紧张的学习生活,使我们彼此再没有相会过。高中毕业后我到很远的北方去上学,之后我和她就没有了彼此的消息。

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南方的一个城市,去报到之前我回了一趟老家。下了火车以后,我在县城去乡下的公路边上等汽车。在车站意外地遇见了她,她的身边多了个男人,并且她挺着个大肚子,毫无疑问,她已经结婚了。肥大的淡蓝色的碎花裙子,罩住她臃肿的身体,成熟的酒窝里依然还有羞涩地微笑:“你回来了?”

“你好,最后一个暑假我回来看看。你工作还好吧?”我说。

“我在县城中心小学教书。这是我的老公。”她指着身边的男人对我说。

男人看上去比她大很多,当时我的脑海中甚至闪过了是不是应该喊他“叔叔”的念头。

“这是我中学同学。”她转过脸去对身边的男人说。

她的男人一直很警惕的眼中,挤出一丝勉强的微笑。

我将手伸进书包里,我记得我买了一包香烟的。没等拿出香烟,我要乘坐的汽车就来了,匆忙中上了车,还没有来得及说再见,车已经开出很远了。

汽车疾驶向前,窗外偶尔略过一抹鲜红,我知道,那摇曳在风中的是一簇簇鲜艳的鸡冠花。

事情过去很多年了,我仍然记得那淡蓝色的碎花裙、刘海和那对酒窝。在我的记忆中她就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走来,却想不起是以怎么样的方式离开的。

或许她根本就没有离开过,而是以一种常驻的方式,占居我记忆磁盘的一处空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6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