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岁月留痕(连载三)  

2008-03-30 12:51:31|  分类: 远去的岁月(纪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 


    适应了那里的学习和生活以后,一切又恢复了平静,学习紧张而忙碌,经常要处理很多数据,写不完的分析报告,枯燥单调却很充实。

    人是群居动物,人与人在一起都想相互了解,需要群体的交流,需要依赖,希望得到关注,需要建立友谊。日本虽然是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,但是亚洲人的很多性格特征与我们基本上一致的,因此对友谊的建立和理解也和我们相似。不像美国人:他们对友谊的理解与我们差别很大,在一起学习工作建立的只是暂时的友谊,分开了可能友谊就随之结束了。

    人们之间的相互关系讲究的是缘分,有的人一见如故,很快就可以建立友谊,有的人相处多年还跟陌生人一样,而有的人见面的感觉就跟有仇似的,反正是彼此都不接受,几乎是互不理睬,更谈不上成为朋友了。

    我和日本人的相处也是这样。
    我和“烟中”应该是有缘分的,其实他的名字应该是“火田中”,火字旁加个“田”字,在汉字找不到的,所以我就喊他火田中,他的英文名字是Hatanaka,一起学习中我和他成了最好的朋友,我们无所不谈,相互帮助。有时候也一起出去喝酒,日本的小酒馆,到处都有,很矮的桌子只能坐在地上喝酒,而我喜欢高点的,可以坐的,其实那高的桌子与我们的也不一样:长方型大木盒子,两边挖两条缝隙,坐在两边上,腿从缝隙伸到下面,中间稍微高起的就是桌面。

    一盘炸鸡腿,一盘炸鱼块,一盘很辣的豆腐(很像我们习惯的麻婆豆腐),外加一杯白开水,喝白酒基本都是这样。相互倒酒(日本人喝酒自己不给自己倒,一般是相互倒酒),举杯喝酒,小声交谈。每次几乎都是他先醉,然后我把他送上出租车,我基本上是走回去,一是因为路不远,再则为了省钱。

    我住的房间在十二楼,喝酒回去上楼我基本不坐电梯,由于酒精的兴奋作用,我一口气跑上十二楼,经常多走了一层,跑到十四层去了(日本人忌讳十三,所以没有十三层),因为楼梯有监控设备,因此我的一举一动都被一楼的服务台都看得很清楚,总台慧子小姐经常提醒我不要走入别人的房间,还问我为什么不乘电梯,说我上楼的脚步声会影响了别人。日本人确实很注意这些细节,在楼上基本听不到说话和上楼的声音。她说归说,我基本上还是我行我素,因为时间长了大家都认识我,他们拿我也没有办法。

    慧子是个漂亮的日本女孩,对我这个中国人也很客气,有什么需要做的事情我基本都是找她帮忙,有时候也请她代买东西。下雨天出去,我会到她那里拿伞,回来的时候还给她,她每次都会为我擦去衣服和鞋子上的雨水,我很喜欢那样的时候,也许那只是她工作的一部分。

    有时候她也会去我的房间坐会,她拿起摆在桌子上的方便面,说这里价格很高,你不要吃宾馆的,你需要可以去超市里买,我知道这里比超市贵2、3倍的价格。

    慧子有辆很漂亮的红色轿车,周末有时候带我一起海边兜风,或者去另一个城市购物。有一次去郊外,在一座桥旁边停了下来,她坐在车内,我下车看风景,我看见不远的河中有一条装饰很漂亮的游船,船上一位很漂亮的女子向这边招手。慧子看我,很奇怪地笑,我问她笑什么,她告诉我其实那船上的女子是妓女,原来是这样,难怪她和我打招呼。

    时间很快,一晃新年就要都了。慧子告诉我,圣诞前夕招待所要举行个酒会,由于我是长住客人,他们想邀请我参加,问我是不是愿意参加。机会难得,好不容易有一个免费的大餐,我当然不会推辞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9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