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那个秋天的月光  

2016-12-02 22:36:42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秋天的那个月光,是乡下独有的月光,水天一色,微凉的夜风从水面吹来,庄园里的一切都躲在月影里,沉浮飘渺,如梦似幻,此时的月光变成了一种媒介,把庄园与明月星空连成了一个整体。

我家老屋的西南方向,有一个打麦场,打麦场上除了边缘几个圆形的麦草垛之外,没有其它东西,洁白的月色下,整个麦场显得空旷而明亮。秋风明月,夜晚的打麦场是游戏的最佳场所,我们常常在那个很大的场地上,玩一个相互奔跑追逐的游戏,这个游戏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,实际上,我的那些童年伙伴们也无人记得游戏的名字了。我只记得它的玩法:在场地的两边各站一个小伙伴,其他人分成两组,每次每组各派一个人,分别以站在两个边的伙伴为起点,同时开始奔跑,这边的往那边跑,那边的往这边跑,以站在两边的小伙伴为转折点,相互追逐,谁跑的慢谁就会被追上,被追上抓住衣服就算输了。

那时候,我们不分男孩女孩,因为女孩跑步的速度和耐力,常常会超过男孩,不过,我被抓住的机会不多,大部分的时候,都是我抓住别人。我们奔跑时都把布鞋甩在场地边,因为赤脚跑起来更快。

在我的少年时代,有一个印象特别的女孩,那时乡下女孩不读书的很多,她没有读过书,因此我不知道她成年之后的名字叫什么,直到现在每当提起她时,我仍然说出的是她小时候的名字。

夜晚打麦场上玩游戏的时候,这个特别的女孩很少奔跑,她经常站在转折点上,她那时的个子和我差不多,她穿一件花褂子和一条蓝裤子,脚下是一双蓝色的敞口布鞋。她的皮肤很白,脑后梳着两个很长的辫子,一双眼睛不大,单眼皮,不过镶嵌在她鸭蛋型的脸上,显得协调而灵动,那双眼睛常常注视着我。我认为她那么看我,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眼睛漂亮,想让我看她眼睛。她盯着我看时,我也注视她,她的眼眸很黑,衬托出她的皮肤愈加地粉白,几根黑色的发丝,散乱地飘零在她的额前,小巧的鼻子和不大的嘴巴,合理地分布在那个白嫩的“鸭蛋”上,看上去有几分古代美少女的典雅。我们相互对视几秒之后,她会噗嗤一笑,同时迅速转过身去,她笑的时候,嘴巴微微张开,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,我那时不知道自己的牙齿白不白,我对自己的牙齿白还是不白没有把握,看了她的牙齿之后,我开始照镜子关注自己的牙齿,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刷牙的,那年我和她差不多都是十二岁。我觉得她笑着露牙,是想和我比牙齿谁的白,我不能输了,所以我决定天天刷牙。

月色下玩追逐游戏,我奔跑经过她身边时,她总会伸出手来抓一下我的手,我跑得很快,在她还没有松手时,我已经跑走了,所以每次都把她的身体往前带了一步,她的这个动作,让我猜想她一定是想和我比手。我不知道她想怎么比,比手大小还是比其它。当她的手抓住我的手的那一刻,我感觉她的手很热,手心里似乎有潮湿的汗,我感觉到抓我的那只手软软的,突然间,很奇妙的感觉,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愉悦,带给我一种兴奋。那个美妙的牵手,给我游戏的奔跑,带了极大的动力,我常常是赢了一局也不休息,就为了那个瞬间抓手的感觉。

我白天坐在教室,脑海中不时浮现出夜晚游戏里的那只手,那手让表面认真听课的我,思绪飞到了九霄云外,课堂上的胡思乱想,让我产生了强烈的自责。我开始躲避夜晚的游戏,不过,最后还是被我的那些伙伴们拉了进去,直到那个秋天被寒冬替代,游戏结束了,很快我也恢复到了常态。

许多年里,她留给我的印象始终是她少女的样子,直到不久之前,我的一个同学发给我一段视频,同学说视频里有她,让我猜哪个是她,我看了几遍也猜不出。当他告诉我那个穿着米色宽敞上衣的大妈级的人就是她时,瞬间,颠覆了我数十年一直保留在记忆中的那个古典美少女的形象,它让我对时光耿耿于怀……沧海桑田,白云苍狗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2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