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油米饭里的怀念  

2016-04-03 16:53:17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我的记忆中,年少在家乡生活的岁月里,吃米饭的机会是很少的,差不多只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吃米饭,平时的主食几乎都是面食。由于地域原因,那时候水稻种植的很少,印象中,秋天收割的水稻差不多只有几蛇皮袋,吃米饭很稀奇,稻谷脱壳变成大米的方式也很原始。

在我家房屋的旁边,有一个很大的石臼,我不知道它是什么年代的,从我记事起,石臼就在那里。石臼是一个中间凿了一个上大下小的圆洞的圆圆的石磙,石磙中间的圆洞,被磨得很圆很光滑。石臼的一半埋在土里,因此它的位置始终没有移动过,把半盆稻谷倒入石臼里,拿一个圆木棒,不断捣击里面的稻谷,偶尔停下来用手把稻谷翻动一下,很快稻谷就会变成大米。这样的大米煮成米饭,绵软中带着一股稻谷原始的清香。不过,在我的记忆中,这样的米饭还不是最好吃的,让我难忘的是奶奶做的油米饭。

那时候,吃猪肉,也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。过年之前,村里有人杀猪,全村人都去买猪肉,常常是猪还没有宰杀,买肉的排队就已经排出很长,排在后面的有时候还买不到,即使买到,也只能分个斤儿八两的,连皮带肉,还有骨头,肉皮上偶尔还有一些没有除去的猪毛。因为难得吃一次,所以奶奶打理猪肉十分仔细认真。

奶奶把猪肉清洗干净之后,小心翼翼地剔下肉皮和骨头,猪肉做成红烧肉或者炸成肉圆子,肉皮和骨头,用来做油米饭。

把带着一些肥肉的肉皮,切成很小的肉丁,肉丁的大小差不多只有绿豆粒那么大,这个只能用刀切,不能乱刀剁碎,因为肉皮不能切的太大也不能切的过小,太大不能和米饭很好地融合,和米粒的大小也不相称。太小也不行,容易被煮化,那样米饭里就看不清肉丁了,影响了油米饭的观感。

几乎不粘一点猪肉的骨头,被放在碾盘的石板上,猪骨头要敲碎。找一块合手的小石头清洗干净拿在手里,从猪骨头细小的一端开始,用石头一下一下砸下去,骨头中的骨髓混入细碎的骨头里,敲骨头与切肉皮不同,骨头敲的越碎越好。

把脱壳之后的大米,淘洗几遍倒入铁锅中,再放入切好的肉皮和碎骨头,放少许食盐,加入适量的水,搅拌均匀之后,盖好锅盖,大灶里生火烧柴,接下来和大锅煮米饭没有什么不同。

米饭还没有煮熟,整个灶间,已经异香扑鼻,猪肉的香味混合着大米的芬芳,早已让我们这些孩子垂涎三尺。揭开锅盖,白亮亮闪着银光的米粒中,夹杂着晶莹剔透的肉皮的颗粒,猪骨头的颗粒已经难以辨别,只有在吃的时候,才会偶尔感觉到一些细小的颗粒。

在我们小的时候,奶奶做的油米饭,是年饭中,我们最喜爱的美食,我对它的期待,甚至超过了美味的大鱼大肉。现在想来,那样的油米饭,不仅味道鲜美,营养也极其丰富:肉皮中的胶原蛋白质和氨基酸,碎骨头中的高钙成分和矿物质,都是其它食物所不及的。

我一直认为油米饭是奶奶的独创。因为自从奶奶在九十四岁那年去世以后,我再也没有吃过油米饭了,奶奶做的油米饭,始终珍藏在我记忆磁盘的深处,成了我关于新年美味的永恒记忆。

后来,家人在煮米饭时,偶尔把香肠或者咸肉,放在米饭上蒸熟,浸了猪油的米饭,也有一股很香的味道,闻到它总让我想起奶奶做的油米饭,不过,吃这样的浸了猪油的米饭,总也赶不上奶奶做的油米饭的味道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